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4uu.net

当前位置: uu新闻网 > 财经 > 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时间:2018-04-26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2018-04-2610:44来源:格隆汇贸易战/进出口/货币 原标题: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作者:高大明明高资本一大家好,最近各大新闻的头条都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被这个事情占据了。因为贸易战这个事情的话,每隔几年基本上一是跟金融危机周期

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2018-04-26 10:44来源:格隆汇贸易战/进出口/货币

原标题:舌尖上的大炮:六百年贸易战造就今日世界

作者: 高大明 明高资本

大家好,最近各大新闻的头条都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被这个事情占据了。因为贸易战这个事情的话,每隔几年基本上一是跟金融危机周期性的发生,然后大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很奇怪,是一个周期性的这种事情。这个的话其实这次因果缘起我觉得还是蛮有意思。因为很巧的话,就是中国和美国,当今世界上两大GDP最高的国家,毕竟世界上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就是前两年的GDP的总额比第三第四比身后的这些高了很多,前两名的水平是大致差不多。

当年美苏争霸的时候,当时说是从统计上来讲的话,美国的GDP比苏联的GDP跟今天差不多。但是我们知道当时苏联的外汇市场是两种市场的并存,如果按照真正的市场的黑市的价格,实际上苏联的GDP根本没有官方公布的像离美国那么近,他大致上只是美国GDP的八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这样的一个规模。到后来日本曾经,今天日本和美国之间的经济总量的这种差距和今天的差距,曾经是非常像今天的格局。但大家知道日本是美国的小兄弟,日本也不存在跟美国做这种世界第一大国竞争关系的这种。所以他们两个更多是夫妻关系,协同关系。所以说这种今天世界上的这种格局,就是前两名的经济大国的距离是这么相近的。而这两个经济大国之间的关系又竞争,又合作。是跟当年的美苏关系和美日关系都不太一样的这种格局。所以今年是世界上出现了非常有意思,非常有趣的这种状态。

所以在这种状态下,做贸易战,做经济战的话,我相信他从游戏的玩法,从这种结局影响力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刚刚讲为什么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从国家的意识上就把贸易的这个东西放到位置非常重。其实很巧的是,这两个国家大致时间上也差不多。就是现代中国的这种标准是鸦片战争,鸦片战争实际上他是因为吃的原因,因为鸦片也是舌尖上的一种产品嘛,商业性的东西。还有因为英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的问题,然后鸦片和茶叶的问题,所以发生了这一场战争。这一场战争的标志就是中国正式的千年大的地步。

大家学近代史都知道,现代中国当然从鸦片战争开始,鸦片战争从最开始其实也是属于中国,其实可以理解中国王朝的对外贸的体系的理解。因为当时从英国在鸦片战争状态,全世界的这种贸易已经形成了,差不多已经有四、五百年全球贸易的这种格局。这时候形成了很多既有的惯例,既有交易的惯例,结算的惯例,包括大家对各种贸易的权利这些东西,这种想法的惯例。

所以这个时候是基于,可以理解是英国这一方,主要当时也是东印度公司,非常坏的这种角色和中国当时的这种政府之间,可能有些贸易上的惯例和理解不同。但是那种情况,大家知道从史书正宗的解释,是因为我们长期来说靠出口茶叶赚取大量的白银,然后对应的英国贸易商受不了,但是他们很坏。他们在印度的自己的殖民地国种出了鸦片,然后把印度的鸦片抵中国茶叶的这种顺差,结果造成中国的顺差急剧的下降。下降之后,当然我们知道白银的这种外流,以当时的清朝的这种传统儒家的治理结构,他们当然认为像鸦片这种东西,对中国人的民族的精神,包括以当时国家经济的管理体系,他们统统都会认为。比如财政一定要有盈余,这才是政府正常运作,良好运作的体现。

然后另外一点,从出口来说的话,一定要是顺差,有大量的白银的流入,这种双向的盈余才是一个国家贸易,在治理上是比较健康的信号吧。所以基于这种理解,后来我们当时对鸦片贸易这个事情,我们当时中国是用这种应对。

但是中国那时候还是天朝的观点,就是用这种没收的形式,然后用清剿的这种形式,把外商船上的。当然有史书说,本身那些船的很多时候的船,实际上也是中国人自己的船。因为中国人向来在南方有很多商人,他本身也是鸦片贸易中非常积极的参与者。所以因为这个原因,后来双方在理解的不同,后来兵戎相见了。其实鸦片战争整体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战争,但是那个小规模的战争是测试了我们整个中国大的治理上的纰漏。一个是下属的臣子,古老的这种奏折的制度,然后给皇上隐瞒了消息。然后另外各个不同部门的协作能力,指官僚僵化。

鸦片战争实际上从武力上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战争,所以这个时候就发现我们,像中国这一条大笨象应对一两只蜜蜂,一、两只苍蝇都应对不了。其实并不是一个总体,因为当时中国的GDP就相当于今天美国世界的GDP的这种。总经济总量中国还是占据了世界上的30%左右。然后我看有些经济,从人均上来讲的话,像中国的比较富庶的地区,当时跟英国的工业革命初期的状态其实也差不多。

所以我们从国立的经济规模上来讲,甚至从人均上来讲,比我们当时对手的英国并没有差很多。但是英国大家知道,通过这么多年,他的反应机制包括决策,包括这种民族性的强悍比我们当时高很多。所以就是当时这样一只黄蜂把中国的整个大象蜇醒了。然后整个大象知道开始反思,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这就是中国,整个现在中国最开始的起源就是因为这种贸易的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追溯起来,其实在早期很多贸易,如果是以商品的角度维度,我们会看出当时的历史很多东西。比如盐这个东西,在中国历来是东部海边的这个产业,然后西部作为一个地区的消费品。然后盐这个东西历来在王朝,从明朝,从明朝的时候,他们盐的制度上都是用一个非常典型的官营的制度。因为政府把他一些税收的职能,实际上施加了到了盐的流通的环节,然后发明了种种许可制。从牌照的许可,从经营量的这种配额制。

所以历来从明朝到清朝来说,盐政索来的财富,大致来说都是政府税收非常重要的一点,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这样一个结构。就是到清朝的财政收入基本上年化是五千万两白银,五千万两白银基本上来说,如果跟盐有关的收入,是出现了有一千万左右的这样规模。当然盐政历来来说是腐败的重利。所以很多这种吏治,尤其是在吏治的方面,对传统的帝王的帝制的国家是有挺大影响。我们知道盐商历史,在历史上都有很大的文章。

同时当然有很多反面的作用,因为盐商聚集了很多财富的时候,当然知道,人在拥有非常高财富的时候,他就会追求一些文化上的东西。其实我们知道,明清以来有很多,不管是明至清的的小说、戏剧,包括绘画、书法,其实有相当一部分。可以说有三分之二是跟皇家有关,有三分之一基本是跟盐商有关的。所以这一点也是从盐的专营的这种贸易。最后来说的话,虽然说他冲击了一个古老帝国的治理吏治的腐败问题,但是同时其实也传下来,让我们后世的人,是一个非常宝贵的一些艺术的产品。

然后刚才讲到,为什么中美两国的建国的话都是跟茶叶有关。因为茶的话,历来是属于对中国近世的影响非常大的产品。中国长年以来的话,茶主要产区当然是在福建,福建的武夷山的茶历来是全球非常重要的一个贸易产品,甚至它是在大宗上来讲,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宗贸易产品,一直占据了世界上有两、三百年这样的历史。因为当时中国靠茶商贸易从元朝的时候,当然也是全世界非常主要的一条主流的航道。就是从中国的东南部出海,然后运达到全世界各地。

当然我们知道,任何这种贸易,长期的利润一定会刺激到本国的资本家,那种资产,就是用进口替代。但是我们知道近代中国的衰落,有我们帝制上治理上的问题。但是长期来说,鸦片战争是表象。因为鸦片战争是当时英国,因为英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就是他有那么大的印度占用了殖民地。那个殖民地基本上是平原状态,然后灌溉,每一个阳光都非常好的地方,他能种出很多东西。然后英国就花了很长时间,基本上也是从中国的茶种和技师,用印度工人就在阿萨姆这个地方。所以讲到这大家就知道,很多人喝奶茶的时候,都有一个阿萨姆奶茶。就是那个地方,是英国也是全世界在中国本土之外,真正实现了茶的一个量产的这么一个事业。然后在那个地方,成功的这种量产到很多茶叶。

所以整个来说,世界不再需要中国的,至少不像以前那么需要中国本身的这种茶的产量。所以一部分茶的供给就转到了英国的印度殖民地。所以对应中国,就是你的出口产品没那么多了。

然后再有一个打击,近代的话,就是中国另一大宗的出口东西就是丝绸。丝绸在近世的话,就是日本人,因为日本人他很早就会养蚕,会做丝绸。但是一直来说的话,从规模,从技术上,包括从传统的交易结构确实没有我们中国这么成熟和发展。而近代日本是率先比较愿意去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他当时把显微镜,类似比较早的应用在日本养蚕里面的这种蚕种的筛选。

然后又通过配方,就让日本的种桑种蚕这种成熟期跟他们自己农活,特别忙的时期两个错配了。因为在中国很多时候,养桑养蚕最忙的时候,基本上和粮食的生产周期是重叠的。这个时候很多劳动力是没法在这两者之间做一个分配。

所以日本相当于是从入口端的话,他们有一些更精准的良种率也会提高。另外的话,日本从劳动时间比我们多两个月。因为他们这种气候,包括他们做一些育种的筛选,就是让粮食生产和种桑和种蚕的这个东西错开。所以现在这一点,中国的丝绸又在近代的话,又被日本相当一部分替代。所以两大出口源没了之后,整个中国的这种,因为中国本身不产白银的。从明朝到清朝以来,全世界的白银,基本上新发现的白银,40%都是通过中国的顺差进了中国,支撑了中国一个王国。从一亿人口到四亿人口。大家知道现在经济就是所谓货币供给的增加,所以这一点最重要的中国近世的大航海的增长的逻辑是断了。

当然我们有两点,就是在以基础货币为贸易结算条件的话,顺差为什么重要?因为顺差在中国这种帝制的国家,至少要保证两种。第一是就业的问题,因为有这种大量的行业,比如说一些茶农,一些桑农,这些是有就业问题。因为像以前的王朝,他军事的力量不像今天的军事的力量,有武器的人和没有武器的人区别很大。所以那个时候对王朝的治理,失业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大量的人没有工作,他转身可能就会变成威胁王朝统治的土匪或者这种状态。

所以第二点大家知道,当时一个地方货币紧缩。但是今天已经有非常完整的解释。如果你没有那么多顺差的话,你没有那么多白银的流入。一个地方的货币一旦是货币供给量没有增加那么多的时候,必然会导致通货紧缩,利率上升,各种行业就不是那么很兴旺。所以这两种,是当时帝制中国治理非常大的冲击。这是晚清时期,除了我们外部的这种所谓的帝国主义的表面上征战,其实背后的经济原因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国的茶和丝绸的出口问题。

另一个问题,我觉得一直以来,中国的这种皇帝或者中国的帝国其实对外贸的东西有非常复杂的吸引力。但是一方面好处外贸会给中国提供一部分就业,让这些流民、失业的人不是那么多。这时候说他们造反的土壤是没有。另外有一点,有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支撑这么庞大帝国的经济体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为金属货币是经济的血液嘛,当然有一点,外贸的话,因为他毕竟如果通过船,因为中国还是在以土地为基本治理的杠杆,所以很多时候通过外贸的时候,外贸如果太发达了,中央的这种帝权就不是特别强。

比如明朝一直以来,很多倭寇阻挡。很多倭寇实际上当时并不是日本人。或者日本人他只是一些雇员,倭寇很多都是当时中国的一些,做进出口的一些私人的,你可以理解相当于欧洲的这种大船队。到后来的话,像郑成功,他是可以在明朝已经灭亡的情况下,还可以支撑海外政权立场。郑成功主要受益于当时的三角贸易,就是从台湾到日本,到中国。但是因为有很多时间,因为当时明朝如果灭亡了,他这种贸易很多都是走私的形式。所以这种大海商,本身来说,经济的实力,从他活跃的这种范围的话,是中央的传统的这种帝制的权利所很难控制和覆盖的。所以这一点也是一直以来中央王朝的治理,对外贸的事情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心态。

所以往往来说,当你国家,基本上会形成这样周期的东西,但是国家的话,基本上在财政上压力不大。或者整个中国农业比较繁荣的时候,一般国家都会才有闭关的这种策略。比如打压外贸的形式。

所以当一个国家的财政很危险的时候,这时候反而会采取开放的手段。比如明朝的时候,张义正的时候,有一个隆庆开关,这个明朝当时从永乐之后,长期一个海禁。当然海禁像广州一直是开放的,就是把原来从南到北15个开放的码头,最后压缩到一个码头,然后维持。但是真正的一个王朝最后财政有问题的时候,他通常会采用开放。这时候他希望外贸给一个帝国带来了好处,高于对失控的担忧。反而说每次在王朝安全感特别足的时候,反而这个皇帝觉得外贸不再对他重要。

比如说乾隆盛世的时候或者清朝的时候,康乾盛世了,反而做外贸对国家治理不是说特别重要。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国家的顺差思维和对外贸非常复杂的这种心态的话,其实一直到今天,很多国家的意识这些,其实还能看到影子。

然后刚才讲到,为什么中美两国的建国的话都是跟茶叶有关。因为茶的话,历来是属于对中国近世的影响非常大的产品。中国长年以来的话,茶主要产区当然是在福建,福建的武夷山的茶历来是全球非常重要的一个贸易产品,甚至它是在大宗上来讲,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宗贸易产品,一直占据了世界上有两、三百年这样的历史。因为当时中国靠茶商贸易从元朝的时候,当然也是全世界非常主要的一条主流的航道。就是从中国的东南部出海,然后运达到全世界各地。

当然我们知道,任何这种贸易,长期的利润一定会刺激到本国的资本家,那种资产,就是用进口替代。但是我们知道近代中国的衰落,有我们帝制上治理上的问题。但是长期来说,鸦片战争是表象。因为鸦片战争是当时英国,因为英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就是他有那么大的印度占用了殖民地。那个殖民地基本上是平原状态,然后灌溉,每一个阳光都非常好的地方,他能种出很多东西。然后英国就花了很长时间,基本上也是从中国的茶种和技师,用印度工人就在阿萨姆这个地方。所以讲到这大家就知道,很多人喝奶茶的时候,都有一个阿萨姆奶茶。就是那个地方,是英国也是全世界在中国本土之外,真正实现了茶的一个量产的这么一个事业。然后在那个地方,成功的这种量产到很多茶叶。

所以整个来说,世界不再需要中国的,至少不像以前那么需要中国本身的这种茶的产量。所以一部分茶的供给就转到了英国的印度殖民地。所以对应中国,就是你的出口产品没那么多了。

然后再有一个打击,近代的话,就是中国另一大宗的出口东西就是丝绸。丝绸在近世的话,就是日本人,因为日本人他很早就会养蚕,会做丝绸。但是一直来说的话,从规模,从技术上,包括从传统的交易结构确实没有我们中国这么成熟和发展。而近代日本是率先比较愿意去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他当时把显微镜,类似比较早的应用在日本养蚕里面的这种蚕种的筛选。

然后又通过配方,就让日本的种桑种蚕这种成熟期跟他们自己农活,特别忙的时期两个错配了。因为在中国很多时候,养桑养蚕最忙的时候,基本上和粮食的生产周期是重叠的。这个时候很多劳动力是没法在这两者之间做一个分配。

所以日本相当于是从入口端的话,他们有一些更精准的良种率也会提高。另外的话,日本从劳动时间比我们多两个月。因为他们这种气候,包括他们做一些育种的筛选,就是让粮食生产和种桑和种蚕的这个东西错开。所以现在这一点,中国的丝绸又在近代的话,又被日本相当一部分替代。所以两大出口源没了之后,整个中国的这种,因为中国本身不产白银的。从明朝到清朝以来,全世界的白银,基本上新发现的白银,40%都是通过中国的顺差进了中国,支撑了中国一个王国。从一亿人口到四亿人口。大家知道现在经济就是所谓货币供给的增加,所以这一点最重要的中国近世的大航海的增长的逻辑是断了。

当然我们有两点,就是在以基础货币为贸易结算条件的话,顺差为什么重要?因为顺差在中国这种帝制的国家,至少要保证两种。第一是就业的问题,因为有这种大量的行业,比如说一些茶农,一些桑农,这些是有就业问题。因为像以前的王朝,他军事的力量不像今天的军事的力量,有武器的人和没有武器的人区别很大。所以那个时候对王朝的治理,失业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大量的人没有工作,他转身可能就会变成威胁王朝统治的土匪或者这种状态。

所以第二点大家知道,当时一个地方货币紧缩。但是今天已经有非常完整的解释。如果你没有那么多顺差的话,你没有那么多白银的流入。一个地方的货币一旦是货币供给量没有增加那么多的时候,必然会导致通货紧缩,利率上升,各种行业就不是那么很兴旺。所以这两种,是当时帝制中国治理非常大的冲击。这是晚清时期,除了我们外部的这种所谓的帝国主义的表面上征战,其实背后的经济原因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中国的茶和丝绸的出口问题。

另一个问题,我觉得一直以来,中国的这种皇帝或者中国的帝国其实对外贸的东西有非常复杂的吸引力。但是一方面好处外贸会给中国提供一部分就业,让这些流民、失业的人不是那么多。这时候说他们造反的土壤是没有。另外有一点,有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支撑这么庞大帝国的经济体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为金属货币是经济的血液嘛,当然有一点,外贸的话,因为他毕竟如果通过船,因为中国还是在以土地为基本治理的杠杆,所以很多时候通过外贸的时候,外贸如果太发达了,中央的这种帝权就不是特别强。

比如明朝一直以来,很多倭寇阻挡。很多倭寇实际上当时并不是日本人。或者日本人他只是一些雇员,倭寇很多都是当时中国的一些,做进出口的一些私人的,你可以理解相当于欧洲的这种大船队。到后来的话,像郑成功,他是可以在明朝已经灭亡的情况下,还可以支撑海外政权立场。郑成功主要受益于当时的三角贸易,就是从台湾到日本,到中国。但是因为有很多时间,因为当时明朝如果灭亡了,他这种贸易很多都是走私的形式。所以这种大海商,本身来说,经济的实力,从他活跃的这种范围的话,是中央的传统的这种帝制的权利所很难控制和覆盖的。所以这一点也是一直以来中央王朝的治理,对外贸的事情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心态。

所以往往来说,当你国家,基本上会形成这样周期的东西,但是国家的话,基本上在财政上压力不大。或者整个中国农业比较繁荣的时候,一般国家都会才有闭关的这种策略。比如打压外贸的形式。

所以当一个国家的财政很危险的时候,这时候反而会采取开放的手段。比如明朝的时候,张义正的时候,有一个隆庆开关,这个明朝当时从永乐之后,长期一个海禁。当然海禁像广州一直是开放的,就是把原来从南到北15个开放的码头,最后压缩到一个码头,然后维持。但是真正的一个王朝最后财政有问题的时候,他通常会采用开放。这时候他希望外贸给一个帝国带来了好处,高于对失控的担忧。反而说每次在王朝安全感特别足的时候,反而这个皇帝觉得外贸不再对他重要。

比如说乾隆盛世的时候或者清朝的时候,康乾盛世了,反而做外贸对国家治理不是说特别重要。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国家的顺差思维和对外贸非常复杂的这种心态的话,其实一直到今天,很多国家的意识这些,其实还能看到影子。

其实回顾以来,从大航海时代开始的话。我觉得今天的世界,就是600年下来的话,其实很多事情的这种。

固然说我们的贸易品是从最早的奢侈品,后来变成调味品,后来变成大宗的棉布、民用的这些粮食或者这几个贸易。然后到后来,现在是以能源,然后再到现在以高科技的产品,变成全世界的跨国贸易最主要的形式。然后一直到近世,除了正常商品贸易之间的金融。金融实际上是一种想象,一种关于产权的趋于观念的交换,变成一个世界上非常主要的交换。

实际上从交易量,货币的交易量和股权的交易量和借贷的交易量,他已经超过了本身贸易所塑造的这样一个交易。比如石油交易所的话,可能一天的话也就几百亿人民币的规模。但是很多股权交易所的话,可能就一千亿、两千亿。如果又到了货币债券的交易所,那么以前的交易量可能是万亿级的这样水平。

我们会看到六百年的贸易的历史,贸易的主角发生了很多变化。最早是帝王家族之间的奢侈品,金属的货币,逐步来说,变成可以长途运输的一些瓷器、调味品,最后变成大宗的生产。就是英国的工业革命,他供给了全世界的棉布。在后来的话,世界进入工业社会,世界最大宗的贸易品,大家知道是石油之类的,就是所谓的工业的起点。到了现在信息时代,对大宗的贸易品,就已经变成非常知识密集,高度复杂的这些半导体、电子产品,汽车等等这种东西。

然后对应来说的话,就是世界之间,跨国之间金融的往来会变得越来越广。至少这个路径走到今天来说,我觉得有四点跟当年的加勒比海盗,当年葡萄牙人的开启的环球的大咖其实没有变的,我觉得今天的世界还是在这一方面是600年塑造的东西。我觉得第一点是关于国际贸易操作的惯例,不管是航运、结算、行政这些,这些实际上是有全球通用语言。这里当然是通过从葡萄牙、西班牙、英国人、荷兰人到近代来说,美国、日本、中国是历来形成这些操作交易的惯例。

第二点,大家对本身国际贸易,对技术策略的影响,包括远洋之间的通讯,包括船运、航运这些进步。我们会看到在世界上技术曲线里,这一点充分被国际贸易体系所带动的。

第三点,全球的我们可以看到信用网络,就是在表象的商业的技术和应用技术之外的话,其实有无形的信用网络。比如像今天,为什么伦敦,像英国本身的经济理念变了。但是伦敦依然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外汇包括金属的交易,而不是纽约,纽约是世界最大的股权的交易。当然跟大英帝国,近几百年,他其实在世界上,像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他占据了最好的一个全世界的资源。

他又是宗主国,然后伦敦又是宗主国最中心的地方,所以他到现在依然是全世界的,实际上在当时全世界的贸易网络的情况下形成这种余威,这种基本的信用网络,这种最核心的节点当时在英国。我们知道今天保险公司,整个保险体系全世界有一个类似再保险的机构。这个机构所谓的劳合社,他们当年在英国的这些最上游的一个老的咖啡馆,他们经常顶级的商人在那里聊天。最后他变成一个交易所,全球交易的最顶级的一个安排。

这里我们中国人,我们知道有很多广东、福建人在南洋,但是这些人和英国近代国家的这些国家行为不同。因为他们已经在东南亚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几百年的网络,这种网络是跟中国的王朝没有太多关系。但是通过乡谊,通过血缘也做了非常长的连接。所以在整个东南亚华人的这种经济体系是一个会看到我们,其实某种意义上,他也是殖民的这种观念,只是殖民没有政府的支持。他们是靠中国人传统的组织结构,组织起来。以至于近代,当时英国和荷兰人,然后占到了东南亚。荷兰人占的印尼,英国人占了新加坡之后,他们发现还要依赖华人留下的这一套信用网络来做事。最后整个工人开始当地的西亚橡胶的这些矿源的话,基本上他要接受华人经过几百年形成的这样一个信用网络和交易网络。

但是华人信用大家知道宗族、乡谊、婚姻或者帮会的这种形式,一直以来非常有效的这种地下组织。甚至到近代中华民国建国,大家知道孙中山这个派系,基本上是南洋华人的传统。所以说大海600年来商品不一样了,结算条件变了,但是基本形成的信用网络还存在。

最后一点,大家知道,我觉得跟之前的,就是世界的历史,商业的英雄在全球贸易时代之前,大家记住的可能宗教领袖,政治领袖等等。但是因为贸易时代的开始,我觉得世界上的历史,整个在大历史上多了一种精神,就是所谓的企业家精神。这一点,到今天大家已经把企业家精神当成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话要崛起非常重要的参数和非常重要的一种要素。因为这一点可以看到,比如我们中国和印度来比的话,印度当然今天是没有我们中国那么,印度一直来说是教科书式的殖民地的关系。

但是中国的话,一直以来,中国是没有丧失自己的治理权,然后中国一直以来存在的大量的广泛的民间参与的贸易体系。所以这个贸易一直存在,包括海外,包括国内。所以我们中国一旦有机会的话,因为他是有一个潜在的非常丰富的一个企业家土壤,如果从政策上,从商业的机会,这些人就像小草一样,比如温州人,比如潮汕人等等团结走向,很快的话,只要气候适合,就像大草一样,在干涸的时候他很干。

但是一旦阳光雨露合适的话,他会迅速的变成一个非常丰茂的,水草丰茂的这样一个非常庞大规模草原的状态。所以这种企业家精神,因为印度一直以来,他和中国,虽然说自然资源差不多。但是印度一直以来,因为他在英国人是一种群制度,然后英国人对他长期的治理。所以印度是缺乏真正像中国人这样,每个人都有。中国人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把挣钱当成主营业务的一个民族,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讲。

这一点我觉得是,我们中国现在从鸦片战争,有贸易战开始的现代化艰苦的历程,到今天我们已经是世界上第二经济大国。有可能在五年、十年左右,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王国,恢复到我们曾经在晚清的时候,30%GDP的世界GDP的高度。我觉得确实是跟我们本身民族之间拥有的一些创业创新的精神,当然同时我们中国近世,现代化同时也是中国人要痛苦的走出全球化的过程。因为从历史的回溯,我觉得这两点,应该来说,我们对我们的国运还是有一个比较强烈的信心。所以我们也相信,现在的领导人,包括我们现在的国民情绪和支持,应该能对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有一个全面的理性的和一个双赢的思维出来吧。

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